柴癫生

痴人何处是?
南北一癫生。

《重逢的三个昼夜》再版预售

哇……

纳兰妙殊:




预售链接:戳这里




作者:纳兰妙殊  


封面与装帧设计:天文望远 @天文望远 


主催:茜茜小丸子


内页排版:阿B 茜茜小丸子


拉页插图:扶雅 @扶雅 


明信片绘图:腐格格 @腐则天 


印刷/代理:壹团纸设计印刷


宣图:天文望远


《情诗选》封面与装帧设计:天文望远


排版:灰度值 @灰-度-值 


◆预售起止:11月3日晚20:00—12月3日晚20:00。


◆转发抽奖:预售结束当天抽两位转发微博的小伙伴,寄赠弗莱德里希·荷尔德林精装诗集《浪游者》+纳兰手抄情诗。


◆拼手速环节:预售前一百名送作者签名明信片+包邮(确认收货后戳客服退邮费)。




其实照我的拖延症,如果不是大家(主要是qq群里的天使们)锲而不舍、不舍昼夜地催,这本可能跟《爱与毒》一样会拖足一年。为了让本子有更配得上史蒂夫和巴基颜值的面貌,有更符合这个故事的质感,正本与诗集的封面都用了让工艺师傅都忍不住感叹的、很贵的特种纸,而且,犹豫很久还是选择了硬壳精装。


感谢大家对这个故事的念念不忘。Hail Stucky!


我们终将与一切所爱的重逢。




(微博正在编辑,我待会儿补上链接)




(提醒本子信息+催更+关爱纳兰的qq群:778046767)

【叉泽联文代发】彩礼(第八棒)

  ❌❌高亮
徒弟癸桐的lof暂不能用,所以由我代发。徒弟写得比师父好系列。欢迎大家来qq1932385040找她玩❌❌

  黑暗。Rumlow醒来唯一的感觉只有来源于后颈的一丝若有若无的联结,心里暗道不好。

    ‘Helmy,混蛋仓鼠,你他妈在哪?千万告诉我你溜了,没有去搞什么1000万赎金去帮老子赎身。又不是什么交易系统里的姑娘。’

    “动了,Steve。”Rumlow辨得出那是冬兵的声音,暗忖他不是应该丢开Rogers不知道跑哪去了吗——这混蛋是越来越精了,连Rogers都骗,不知道葫芦里卖的什么药。他迅速让自己沉静下来,却无从思考对策。肌肉的无力感这时才像潮水一般缓慢向大脑逼近。

    “呃……嗨,不爽猫,cap,”Rumlow才感到双手被沉重锁链束住动弹不得。“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?五十多岁的老骨头可经不起七氟烷。”

    “我们在神盾的一个安全屋。公司受到袭击,只能紧急把你们麻醉。顺便,在房间里放笑气是Bucky的主意,似乎也算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……”

    “否则也没人敢直接上来就给我注射什么东西。”铁胳膊打断道。

    “Yep,双重麻醉,希望你现在还好。Buck,帮我看看那个挨了一枪的怎么样了。”

    Rumlow一愣,一时不知道为什么Rogers要把Barnes支开。抬起头看队长神色有异,才接起了刚才的思路。

    “Bucky和九头蛇还有联系,对吗。”

    “我记得我原话告诉过你过你,不过你那时候……我就不说了。”Rumlow抬起手腕示意Rogers解开:“别用那个眼神看我,药效还没过呢,跑不了。”

    Rogers脸色一沉。“你们想要什么?”

    低沉声音放在别处能威慑任何人,但这位大胸甜心气急败坏的模样他已经见过不止一次了。叉骨扬扬下巴:“一问换一问,聪明人。”

    “神盾公司和Thanos彻底谈崩了。”

    “继续,hottie。我猜你不是按分钟收费的,不用拖拖拉拉不肯脱裤子。”

  Rogers咬咬牙忍住一拳打过去的欲望。“那家伙的女儿,Gamora,认识一群人。 ”

    “你说那个神出鬼没的小妞?是个狠角色。然后呢,那群人?”Rumlow试着动了动手指,渐渐找回一部分力气。

    安全屋另一边。

    代号“邪神”的家伙在冷冻箱里静静的躺着,Zemo十指交叉坐在对面的床边。听见开门声Zemo抬起头。

    “Barnes?”

    冬兵没理会Zemo,径直走向冷冻箱。“费了两个RevMedx捡条命,算你走运。”又转头向床边的人。

    “我猜你有事要问?”

    Zemo直起身看向冬兵,牵到伤口裂了咧嘴角,又迅速恢复了扑克脸。

    “没错,神盾和灭霸,玩完了。”

    “我以为会再晚一些。低估你们了。”

    “这低估救了你一命,小子,否则你们不会把这次任务当成什么谈情说爱的机会,我们处处受阻碍也就没人来管你们死活了。”冬兵在墙上点了几下,浮出一个柜门的轮廓。金属手臂伸进去取出一把枪擦拭。“Peter Quill,灭霸的上门女婿惹恼了Stark。本来他那位岳父要买Stark的一套设备,谈的好好的……”

    “代号魔方?”Zemo惊讶抬头:“那个买家是Thanos?”

    “对,魔方,稍不小心就世界核平。已经得罪了灭霸 ,生意谈不下去,Quill的人居然把东西偷了。Stark向Thanos宣战,神盾也被牵进来——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。天知道一个杀手公司为什么要管这世界和平还是核平。”

    “因为你们的创始人骨子里是个和平主义者?卡特是位值得尊敬的人。看看你们这些年把她的心血糟蹋成了什么样子。”Zemo冷冷道。

    “没用。武器不需要情感不会动怒,这可是九头蛇教给我的。我们救你一命可不是让你在这里抬杠。”

    “这我明白。来而不往非礼也。”

    “我需要你。”冬兵加重了“我”字,Zemo意识到,他说的不是“我们”。

【盾冬】放羊(甜 一发完)

一个温柔的白狼的故事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“别,千万别信那些人的鬼话,你听我的,在这地方,少养羊多赚钱,多养羊多赔钱。”我刚来瓦坎达的时候,我的向导这样告诉我。

      向导不是本地人,是个中长头发,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白人青年。他的英语完全听不出口音,科萨语也说到得像当地人一样;知道我从哪里来后,自然而然地换上了一口普通话,还颇带几分京腔。我吃惊了几秒,随即想起这是瓦坎达,人们不会为满大街的全息通讯惊奇,也没必要因为随机分到的向导是个语言学家而讶异。这里遍地都是振金,如果还大惊小怪,就显得没见过世面了。

      我有机会在这位向导的指示下养羊,有很大程度是靠我头脑发热。游客区刚刚开放了一项射击项目,我一下子就被挂在门面上的奖品吸引了。那是一只巴掌大小的黑豹木雕,镶着国王陛下战衣的银色花纹,再常见不过,却有种说不出的吸引力。随后店家解释的“特别活动”还有什么“体验牧场”我全然没听进去,我只想要那只豹子。

      然而射击的结果并不如我想象中美好。四十发子弹用了多半,连活靶的影子都没碰着。我挫败地仰躺在椅背上,余光瞥见向导似乎低声和老板说了些什么。向导察觉了目光冲我一笑,从我手中接过枪,手一抬轻轻地几发子弹飞出去,无一不中靶心。我看得呆了,直到他拎着豹子尾巴在我眼前来回晃:“嘿,发什么呆,你中头奖了。”

      于是我坐在“体验牧场”的接待室,一愣一愣地听着漂亮的黑姑娘用的银铃般的嗓音向我讲解。我要在瓦坎达工作一年多,于是我想都没想就点了“全套体验”。

      简言之向导帮我赢来的奖品是本金,我可以在牧场任选一区域放羊,此后一年的盈亏皆归我一人。方便之处在于我直接操作黑箱,锁碎事务全交给牧场的人工智能,当然,既然是“体验”,想在羊群中享受田园生活也是再自然不过的选择。

      中午软磨硬泡请向导吃了顿饭,才知道他也养过羊。用他的话说,就是“找点事干”,那口气就像我爷爷伺候那一屋子的仙人掌一样。我被他的幽默逗乐了,向导也跟着笑,露出一口整齐的白牙。我说,像你这样的,找点事干应该去做高级翻译或者射击教练什么的,养羊,太屈才了。

      向导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:“谁说养羊就简单了?翻译、射击的活全在里面。全瓦坎达能和羊说话的就我和这儿一位首领,国王不想被羊顶出去都得靠我通融。再说了,我可不是在这边养羊,是在内地,狮子来叼羊我得恭敬敬地请出去。”狮神和豹神,我来瓦坎达之前就听说过。在这里遇上它们,得比在印度遇上牛还小心。万幸对外开放的区域不会有狮子。向导叉一块土豆,继续讲他的事。

      桌上的盐瓶被碰倒,我和向导同时伸手去扶。他手指硬邦邦的触感着实吓了我一跳。

      向导像是已经习惯了,宽容地笑笑:“瓦坎达的黑科技,我前两年在这疗伤,顺便安了条义肢。别的地方可没有这么好用的。”

      我真心为刚才表现出的惊讶而愧疚。这就解释得通他精湛的枪法了,而“找点事干”也是退伍军人融入社会的必修课。只是他的笑容太明亮,好像天生就有着上翘的唇角,让人忘了去注意任何涉及到痛苦的线索。我没去问什么“伊拉克还是阿富汗”之类的蠢问题,无论在哪里,这个可亲的年轻人失去的必然不止一只手臂。

      向导看出我的局促,说了一个关于假肢的色情笑话,让我们都重新放松下来。我们继续讨论养羊的事。奇怪的是,明明他讲的只是最普通的农场琐事,我却不自主的被吸引了。青年灰绿色的双眼好像两个有魔力的漩涡。讲到有趣处,义肢的手指就有节奏地敲击着桌面,发出和真手一样的钝响。

      “史蒂维——我养的一只小羊,是最小的一只——总是不好好吃草,我也总是拿他没办法。你猜瓦坎达人怎么做?围城一圈蹲着,站起来向他扬干草和草药,嘴里呼哈呼哈地喊个不停。小家伙吓得乱咬一气,病了一场,病好了以后饭量是以前的四倍!你能想象吗,‘噌’的一下就从小不点变成了这——么大的家伙,”向导伸出右臂,从指尖比划到另一边手肘,“我去北境出了个差,回来一看——你们中国人信什么神来着?”

      “呃,佛祖,或者无量天尊?其实大多数人都是无神……”

      “好的。我回来一看,阿弥陀佛,这是哪来的变异绵羊?直到他冲我咩了两声,我才认出来,是我的小史蒂维长大了。当天我就毫不客气的把他的毛全剪了。结果发现,剪了毛还是这么大。我还盼着出差回来能把小家伙抱在怀里呢,结果,唉……”

      我毫无形象地笑出了声。这不怪我,只怪我的向导讲得太过眉飞色舞,我做一个听者,仿佛亲历了小史蒂维成长的过程。我还从未见过一个人对自己的动物朋友如此上心,看他夸张地向下弯起嘴角,像一个被一群弟妹折腾得郁闷无比的兄长,又像一个蠢兮兮的情人。

      “那么……他的毛长回来了吗?”我只能这样接上话题,试图终止自己盯着那个表情大笑。

      向导的神情更委屈了,低垂的眉毛配着军队里的精壮身材,滑稽得像闯进人家把厨房弄得一团乱的棕熊。

      “草也吃足了,料也加够了,可是这个家伙就是光秃秃的不长毛。可把我愁的,差点给他买了管生发剂。后来我觉得不对劲了,晚上趴在篱笆外边,发现两三个小孩贼头贼脑地溜进去,人手一把剪子,咔嚓咔嚓,好不容易长出一点毛就这么没了。”向导猛灌一口葡萄汁,用餐巾纸装做擦眼泪的样子。“这些小兔崽子,这么短的羊毛有什么用?他们就是在整我,都知道我拿小孩子没办法。”

      “看出来了,你绝对是那种把小孩宠坏的哥哥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  向导眨眨眼睛:“对啊,我妹妹小时候,可是打遍布鲁克林无敌手。”

      他无意间泄露了自己的故乡,谈到妹妹时,语调竟也亲切了许多。他似乎流露出了什么情绪,我分辨不出,只能惊讶于人的表情是如此精妙,几十条肌肉居然能组成复杂得难以理解的密码。

      我说:“布鲁克林大桥是个看日出的好地方。”

      “是啊。不那么开阔,但看起来够舒服。”

      “我刚想说开阔的地方日出更壮观能,比如西伯利亚。”

      向导一反常态地沉吟了半晌,方答到:“我去过,但没看过那里的日出。我倒看过森林里的日落,没什么感觉,就是冷。”

      我在心里抽了自己一巴掌。这明显不是游客和向导之间的轻松对话了。对面前这位似乎干什么都很厉害的年轻人,我自是有无限的好奇,但向导眼中的某种东西让我不敢涉足他的过往,仿佛那是什么极端残酷的事情。于是我把话题拖回瓦坎达:

      “上个月的新宣传片里好像说,有哪座峭壁是‘地球上看日落最美的地方’来着?我记不太清楚……”

      向导噗嗤一声笑了:“宣传有什么用,再好看也不在对外开放区。”

      “啊?”

      “不过我去看过,”向导的语气带上了一丝俏皮:“要知道,就算是瓦坎达人也不能轻易上去,它在王宫区域里。在那个角度,看的大概不只是日落,还有,瓦坎达大好河山什么的?就像《狮子王》里那样的,把小猫咪换成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  我这时才想起向导帮我赢来的另一只“小猫咪”,从牧场出来我满脑子都是羊,竟忘了我花钱打靶的最初目的。

      快到两点,向导看一眼表,说,是时候开工了。走,我带你去看看“未来”博览会,这名字是抄袭,但内容不错,全是些高科技的小玩意儿。那儿离你单位还挺近,我怎么就没这个福气?

      说罢向导一手拎起我们两个人的包(力气真大),叫了辆车。等车的时候我忽然想起一个问题:“那么大一块地就养几只羊,不浪费吗?”

      “那就再养只兔子。”向导挑起一边眉毛,似乎还加重了“兔子”二字,但我实在无法理解其中含义了。